天地间响当当堂堂正正一神经病。

[ACCA13区监察课][尼诺X吉恩]Honey Guide

Honey Guide By反犬 

充满不值得信任的伪科学。

合志完售,内容放出。请勿转载。

Part 1

尼诺醒来的时候眼前还满是灼热的火光和直冲他袭来的星球碎片。

刚开始,他没意识到那些只是幻觉。 

星空在他的眼睑上炸裂,细碎的粉末变幻莫测,几万光年外的恒星自顾自的聚变发光,投射出的温度划出长桥落在他的瞳孔之中。

那颗恒星或许早就死了。他想。早已经坍缩、枯萎,一切都归为死寂,只留下被遗弃而不自知的光。

就像此时此刻漂浮在幻觉里的他。

尼诺尝试着伸手去触碰那些遥不可及的星云,在他死后他即将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死亡,尼诺对这个认知并没有什么恐惧,被撞击过...

有参与,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w很有意思。

锦生:

尼吉合志车!本!一宣来啦。(强调x

我们可爱的主催是个比较shy的girl于是我来越俎代庖发一下一宣。

A5开本,6w+文字,20p左右黑白漫,6p彩漫,另有17p文插。抢拍特典及加购周边分别为搞事小册子、立牌挂件两用亚克力。

Staff:

文手:

 @Medusa_莎 

 @第9车厢 

  @反犬与覆盆子 

 @锦生 

 @今天不读书 

画手:

 @噜噜 ...

[ACCA13区监察课][尼诺X吉恩]最佳前男友

【树洞】发现我哥和他基友中学时期好过又分了,如今他俩年近三十云淡风轻,告知我这件事是想重温旧梦吗?


吉恩·欧塔斯觉得他妹妹最近有些不对劲。

比如说此时此刻,萝塔很明显是特意蹭在他身边,满怀的心事让她像只初生的鹿一般轻轻颤抖。萝塔眨了眨她那双和哥哥如出一辙的眼睛,悄悄的问:“哥哥,你和人交往过吗?”

吉恩正拈着泡在药水里的胶片的手顿了顿。他转过头,看着妹妹在暗室明明灭灭的灯光下姣好的脸,从门外会客厅多出来的一堆方面包想到一张河童的脸。

他把胶片放下,擦了擦手才忽然想起被尼诺带走的烟盒。吉恩遗憾的咂咂嘴,低头看着显影液里逐渐成型的照片。

“有哦,中学时...

[月山X金木]Warmer。温暖的尸体梗。小短篇完结。


月山已经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成为僵尸的了。
这有点奇怪,毕竟僵尸不应该有“遗忘”这个行为——连他有记忆这件事情也让他有些惊诧。在符合他的贵族行为准则里,当然。不过这足以说明了点什么。
哇哦,我是特别的。他骄矜又造作的掩饰着这么想。哇哦,我是独一无二的。他拿着自己的指甲顶替餐刀在猎物的肢体表层划开了一道。

月山自从有记忆以来——我们姑且这么说——他便住在一座不知道荒凉了多少年的房子里,破败又萧索的伫立在方圆百里光秃秃的山头中间,就像月山这个僵尸本尸一样,有点突兀,有点特别,还有点小小的寂寞。

寂寞。月山在腐烂了一大半的心里咀嚼着。可真是个好词汇。

月山有处自己的落脚点。虽然作为丧尸他很称职的哪里都能睡,不过...

[月山×金木]说谎家 完结。

当然所有人都不知道,实际上被月山习承认的珍馐有两个:第一个自然是不容他人染指的金木君,第二个却是在他走投无路时被迫吃下的他自己。

作为一个态度严谨的美食家,月山习的饕餮习性只允许他在与人接触的短短几分钟内判断出对方最合适食用的部位。住在隔壁的颇有风情的单身妇人的双眼,路上偶遇的刚从健身房走出来的年轻人的肱二头肌,坐在公园长椅上跟男朋友赌气的女大学生的手指。他挑挑捡捡,走走停停,好不容易找到了最合心合意的金木研,各种伺机而动未果之后退而求其次,像条守宝恶龙一样守在金木身边,开始了保护储备粮的每一天。

我也是很辛苦的啊。他边看着正坐在对面沙发上看书的金木覆在书脊上的纤长手指边乐此不疲的这样想着...

[月山×金木]归国子女月山桑 完结。

   月山先生是个奇怪的男人。

   月山先生个子很高,长相帅气,说话时带着点特别的口癖。他为人既风趣又幽默,无论到哪里都能很快获得人气。

   大人气的月山先生最近有些忧愁。

   成年人月山先生理所应当有一个温柔可爱的女朋友,可是与此同时,他也拥有一个谁都不知道的秘密——

   月山先生打从出生起就患有脸盲症。


   作为一个连分辨父母都是依靠衣服品牌,六岁那年在商场门口一脸冷静的审视了...

[东京食尸鬼][铃屋什造视角]记一次失败的救援行动 完结。微CP向。

   铃屋什造睁开眼睛的同时被窗外灼热的阳光刺痛了一下。

   他静静地躺了一会,感受着最敏感的黏膜带来的久违的痛感。他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安心的发现心脏还在跳动,给自己刺绣留下的痕迹还在。

   还好还好,我还活着。


   铃屋什造患有一个对于他来说十分不般配的病症。这个病症在以前逼迫他随身带着防身刀具,在如今逼迫他对自己的库克因爱不释手。

   从铃屋什造记事起,他干的就是拿着死神的镰刀一样的活计。他觉得死与不死没什么区...

[月山×金木]深海恐惧症 修改版 完结。

   他站在自家厨房里,踮起脚看着母亲利落的整理餐具的模样,等着母亲偏过头冲他露出个微笑。他们都没有说话,在这种饭桌上缺了个位置的感觉最为明显的时候。

#01

   金木准时在凌晨四点睁开了眼睛。耳边潮湿的鼻息让他顿了顿,以为自己还陷在睡梦中母亲的怀抱里。

   啊,他记起来了。这个古怪造作的家伙,这个厚颜无耻的家伙。这个挂着轻佻而不可信任的笑意的人在一个月前摸上了他的床,自此后就像空气一样不动声色的粘着在金木身边。

   金木看着虚空中的一点发着呆。成为喰种之后睡眠...

© 反犬与覆盆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