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间响当当堂堂正正一神经病。

[ACCA13区监察课][尼诺X吉恩]最佳前男友

【树洞】发现我哥和他基友中学时期好过又分了,如今他俩年近三十云淡风轻,告知我这件事是想重温旧梦吗?

 

吉恩·欧塔斯觉得他妹妹最近有些不对劲。

比如说此时此刻,萝塔很明显是特意蹭在他身边,满怀的心事让她像只初生的鹿一般轻轻颤抖。萝塔眨了眨她那双和哥哥如出一辙的眼睛,悄悄的问:“哥哥,你和人交往过吗?”

吉恩正拈着泡在药水里的胶片的手顿了顿。他转过头,看着妹妹在暗室明明灭灭的灯光下姣好的脸,从门外会客厅多出来的一堆方面包想到一张河童的脸。

他把胶片放下,擦了擦手才忽然想起被尼诺带走的烟盒。吉恩遗憾的咂咂嘴,低头看着显影液里逐渐成型的照片。

“有哦,中学时,和尼诺。”

 

今天是吉恩戒烟的第二十一天。

尼诺在心里默念着,同时把特意绕远购置的甜品雪球向餐桌对面推了推。

“喔——难为你带了礼物回来。”嘴上这么说着,吉恩手上也跟着不客气的拆开包装,站起来到橱柜边打算拿几个小碟子分装起来。

橱柜有些高,以吉恩的身高仍然需要踮了下脚尖,宽松的毛衣下隐隐的露出了一点腰部肌肉。他的手有力而流畅,尼诺小小的欣赏了一下,然后状似无意的向那个从他进门就一直努力远离他的身影抛了个问题:“恰好出差罢了——小萝塔这是怎么了,你哥哥背后说我坏话了么?”

这时候吉恩端着碟子走了回来,垂着眼用食品夹分了几只雪球:“没有发生什么,萝塔只是沉浸在发现哥哥和朋友曾经是情侣的震惊中而已。”

听了这话,尼诺被挡在眼镜后的视线轻轻的落在了吉恩身上,他若有所思:“还真是久远的事情了。”

 

虽然看不太出来,吉恩中学时一度也很受欢迎。不过后来因为极度迟钝,不,应该说是极度懒散,女生们的好感也就逐渐烟消云散了。

吉恩倒是习以为常,尼诺反而为他感到惋惜:“吉恩,你本来可以成为毕业晚会上的晚会王子的。”

趴在书桌上的吉恩惊奇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朋友。尼诺委委屈屈的坐在椅子上,正尽全力舒展自己的长腿。吉恩就这么从他的脚上打量到朋友那张温和的脸。

忽然他意识到,他从没有任何一刻比那时候更发现尼诺的好看。

“不要笑话我了,”吉恩听见自己的声音似乎有些发紧,“晚会王子应该是你吧。”

 

尼诺是忽然闯进吉恩的生活的。

其实也并非如此,同学转为朋友本来也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不过当时的吉恩并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特别,值得尼诺主动凑过来。

尼诺是个神秘的人,他从不谈到自己的事情。而青春期的吉恩,却不由自主的有一堆想要昭告他一个人的故事。

吉恩带着尼诺进入了自己的世界,自己的家庭。他会告诉尼诺萝塔又换了几颗牙,告诉尼诺自己为了一份作业熬了个通宵,告诉尼诺他母亲今天又做了什么菜。

而尼诺只会微笑着看着他,然后咔擦拍下一张定格的吉恩,好像吉恩说的一切都要一字一句的刻在他心里一样。

他的温柔让吉恩有些脸红,却又不甘心的想要知道尼诺的一点点东西。

为什么这么在意尼诺呢?

或许是因为尼诺长了张有故事的脸吧。十五岁的吉恩叼着笔不负责任的想。

 

“我很喜欢你哥哥哦。”尼诺轻快的看着捧着很期待的雪球却食不知味的萝塔说。

“这、这我是知道的。”一直甜美又真诚的萝塔小姐紧紧的捏住了勺子柄。

——但你到底是那种喜欢啊!萝塔看着云淡风轻的吃着她哥哥准备的巧克力的男人。

萝塔·欧塔斯,算是被哥哥保护长大,十几年的人生向来顺风顺水,就连身世之谜对她造成的冲击也在哥哥和尼诺的守护下基本为零。她早就对这种一家三口的生活习以为常了,在了解尼诺为哥哥挡枪负伤的事情后,更加安定的等待吉恩捅破那层窗户纸告诉她他们俩在一起了。

但是怎么先来的是这样一个消息呢?

萝塔尚年幼的脸庞透出了藏不住的困惑,她看着手边融化得差不多的甜品,暴殄天物的用勺子搅了搅。

接着她狠狠心:“可是——可是喜欢的话,为什么要分手呢?”

听了这话,尼诺笑了笑,眼角流出一丝柔软的褶皱。这个高大成熟的男人伸手揉了揉萝塔的头:“因为我应该是王子的影子。”

 

“毕业晚会要开始了哦。”

尼诺戳了戳藏在暗室里美其名曰帮忙冲洗照片实则逃课打盹的吉恩的脸颊。过了好一会,那团裹在尼诺校服底下的生物终于有了一丝反应:“很累,不想去。”

“不行,”尼诺托了托挂在脖子上的相机,“来吧,我给你拍照片。”

等到尼诺带着打理好礼服的吉恩来到大堂时,舞会已经开场了。

他的小王子明显兴致缺缺,尤其在看到一些赶来参加孩子毕业晚会的家长时更加犹豫了。尼诺内里二十八岁的灵魂叹息一声,轻轻的揽住了基恩的腰。

“请你开心一点,吉恩。”他带着叹息的声音回荡在耳边,“难道你不想珍惜一下高中的最后一夜吗?”

“我、我不知道。”吉恩被跌跌撞撞的带到舞池,周围看着这一对已经有了窃窃私语。

“那我来替你制造回忆吧,”尼诺说,“我就是你的回忆。” 

学校礼堂的穹顶高耸,灯光闪耀。一些漂亮的小姐穿着洋裙手执羽毛扇等着有勇气的男生来邀舞,一群刚成年的绅士们彼此起着哄,乐队指挥偶尔回过头笑眯眯的看着他们。窗外的月光清浅的流入,香槟酒塔的味道隔着半个大厅都能闻到。

吉恩忽然发现尼诺的眼睛亮闪闪的。 

那是个荒唐的晚上,大部分人的成人仪式也消耗了大部分的酒精。

吉恩只记得酒水辛辣的味道和尼诺的嘴唇覆盖在他的嘴唇、眼角还有额头中央。

而这让他记了十年。

 

等到换好制服打算出门上班的吉恩回到了客厅,萝塔和尼诺已经不再谈论这件事了。

“尼诺,你来陪萝塔吧,我要去上班了。”吉恩一边打着领带一边漫不经心的说。

尼诺笑了笑,站起来凑近他:“唔,你妹妹在消除对我曾经狠狠抛弃你的怀疑之前恐怕是不会跟我说话了——等一下,我帮你系,”他把手搭在吉恩手上,“我新学了一个漂亮的系法。”

他们的距离很近,这个角度很适合接吻。吉恩这么想着,便也这么做了。

然后尼诺也自然的接受:嘴唇、眼角还有额头中央。

“等我回来。”就在吉恩抛下这么一句话带着疑似的红晕离开家以后,尼诺转头便看见了萝塔一言难尽的目光。

“嗯……”他歪头想了想,“不好意思,我们在一起了?”

 

Fin


禁止转载,谢谢。

啊补完ACCA完全不够吃。自己动笔写个甜饼。

时间线跳跃,28-15-18,请自行对应。

吉恩自以为的18X18,实际内里是28X18【不禁暗搓搓的笑了。

真好啊,校园恋爱和色气大人阶段,都好吃。




评论(21)
热度(454)

© 反犬与覆盆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