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间响当当堂堂正正一神经病。

[月山×金木]归国子女月山桑 完结。

   月山先生是个奇怪的男人。

   月山先生个子很高,长相帅气,说话时带着点特别的口癖。他为人既风趣又幽默,无论到哪里都能很快获得人气。

   大人气的月山先生最近有些忧愁。

   成年人月山先生理所应当有一个温柔可爱的女朋友,可是与此同时,他也拥有一个谁都不知道的秘密——

   月山先生打从出生起就患有脸盲症。

 

   作为一个连分辨父母都是依靠衣服品牌,六岁那年在商场门口一脸冷静的审视了三小时东京女子着衣风格(并一一打分)最后满意的找到母亲回了家的男人,月山先生很明白怎样扭转自己的劣势处境。

   于是晴南学院大学里多了一个行径虽古怪但也不是不能理解的归国子女。

 

   “我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归国子女哦,是他们自己这样理解的哦。”月山先生这么说着,“嘛嘛,不过这也算是我的魅力之一嘛。”他依然这么沾沾自喜的说着。

 

   月山先生并不介意自己身边多上一个可爱的女朋友,他有着十几年的时尚眼光足以保证身边人的穿衣打扮能够弥补自身颜值的不足。

   他本意想发展成第一任女友的神代利世小姐在看见月山先生准备的(疑似嘲讽吃货的)窄版蕾丝裙的一瞬间决定与他绝交。

   他本意想发展成下一任女友的雾岛董香小姐在受到月山先生(极其莫名且突然的)亲近后,十分敏锐的放出了弟弟绫人君。

 

   都是血泪。

 

   大人气的月山先生最近有些忧愁。

   忧愁的月山先生自觉自愿的来到了一直为他治疗重度脸盲症的心理医院朝医师诉苦。

   被第一次遵守预约的月山先生吓了一大跳的万丈医师秉持着职业操守做了如下记录:

 

   她们不喜欢我。

   但我也不喜欢她们。

   我的存在意义就是发现世界的美好。

   她们不喜欢我→她们一点不美好。

   我虽然脸盲但是我相信我一定会遇见我生命中注定的女神的。

   我虽然脸盲但是我分辨你们这一群模模糊糊的大脸也是很有一套的比如说你的编号就是ZX*******。

   ……

 

   然后心疼每月固定份额的速记笔的万丈医师有模有样的清了清嗓子,他问道:“月山先生的治疗进度如何了呢?你现在看得清我的眼睛了吗?”

   “哈哈哈哈哈,”月山先生笑了,“万丈医师真会讲笑话——你睁开眼与不睁开有区别吗?”

 

   被赶出诊室的月山先生很忧愁,他认为遇到如此庸医那么他的病可能一辈子都治不好了。

 

   这可怎么办呢,大家还等我拯救世界呢——对不起,串戏了。

 

   月山先生忧愁的走着,看起来忧郁俊美就像少女漫画里走出来的一样,接着他就碰上了少女漫画里最白烂的桥段。

   想必大家都明白,也喜闻乐见的,金木研就这样捧着摆满手术刀的托盘扑进了月山先生的怀里。

   当然也不能免俗的,金木研的这张脸,是月山先生此生记住的第一张脸。

 

   伴随着金木惊慌失措的“对不起”以及手术刀稀里哗啦掉在地上(以及月山先生的脚上)的声音,月山先生下意识的收紧了揽着金木腰际的双臂。

 

   “没关系。”

 

   暑期出来打工的金木研同学就这么捡到了一只黏人的大型犬。

   他试着同这个看起来比他高大了一圈的男人沟通,结果对方在清楚的给出“没关系”三个字之后只是一脸困惑的回复几个充满异域风情的单句。

   好吧,谁叫我当初选了国文科呢。

   年幼无知单纯善良的金木同学在询问了周遭护士未果后只得先带着月山先生去了附近的咖啡厅。

 

   苦恼的金木略有些局促的坐在位置上,眼神飘忽的游移着。

   对面的月山先生却一点也不嫌弃这尴尬的沉默,一直保持着一种杂志男模的标准(荷尔蒙泛滥)姿态微妙的微笑着打量另一端的大一生。

   这目光过于炽热(与无耻),把脸埋在咖啡杯里的金木偷偷抬眼瞄了下笑神经似乎有些不对的月山先生。

 

   月山先生很有几分异国味道,举手抬足都昭示着自信与强大。

   还未出社会的内向的金木同学不由得有些羡慕。

 

   多好,做这样自信的人,多好。

 

   月山先生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他脊背挺直,向金木伸出手来。因为身材高大,这个动作做起来十分流畅好看。被逮了正着的金木君忘了偏开脸,浑身僵硬的看着月山的手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他的手不由得捏紧了咖啡杯。

 

   然后他眼睁睁的看着月山先生抽出了他怀里的书,接着那双像魔术师一样灵巧的手行云流水一般掀开了封面,又神奇的拿出了不知道藏在哪里的羽毛笔,重重的写下了华丽的花体字。

   月山先生指了指扉页上笔锋未干的三个大字——月山习——又指了指扉页后的自己,展示出了一个相遇以后最完美的笑容。

 

   金木看着他,有点为难的:“那个……这本书是我从图书馆借来的。”

 

 

   在图书管理员的瞪视下,刚刚付完赔偿金的两个人默默的走出了图书馆。

   这次是真正尴尬的沉默。不过金木君对这个叫月山习的人又多了一层了解:

 

   原来他会说对不起的日文啊……

 

   月山先生很忧愁,月山先生感觉自己一直以来的归国子女形象要被破坏了。

   而且更糟糕的是,月山先生认定的小妻子(?)可能会因此直接逃跑了。

   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

 

   月山先生已经从借阅证上了解到自己未来的妻子叫做月山研,上井大学国文科一年级生。

   但是选择了“归国子女套餐三”的月山先生在保持沉浸在法语世界的状态的同时却再也无法获得金木的其他信息。

   抓心挠肝的月山先生表示自己太大意了。

 

   失策的月山先生失落的跟在沟通困难的月山夫人身后默默的打量。从看起来很好抱的腰到看起来很有力的腿,接着月山先生叹了口气,开始回味他出生以来记住的第一张脸。

   一张看起来的确很温柔,也很可爱的脸。

 

   虽然月山先生其实并不清楚温柔可爱的定义,但是很莫名其妙的,月山先生觉得,金木研就是温柔可爱的定义。

 

   然后月山先生看见金木研回过身来,卖力的比比划划,对着他微笑着说:“月山先生如果没有地方去的话,来我家如何?”

   然后月山先生(自认为)静如止水的心,也跟着卖力的跳动了一下。

 

 

   扑通。

 

 

   金木自己一个人住在公寓里,房间里充满着独自一人的味道。

   月山先生满意的发现金木有着良好的独居习惯,房间整洁干净,甚至还给自己开辟了一处小书房。

   阳台上晾晒着衣物,风吹过来,弥散出一股温暖的气息。

 

   二十一岁的成年人,月山先生,在看见金木顺手穿上的围裙的同时,感觉自己有了一个家。

 

   月山先生像着了魔一样走过去,扳着金木的肩膀让他面向自己。

   金木困惑的偏头看着他,眼神既无奈又有点小小的慌张。

   月山听着他呼唤自己的名字,看着缺乏血色的嘴唇开开合合。

   然后月山把手覆了上去。

 

   金木的嘴唇有点干,稍稍有点起皮,上面的纹路复杂,还在微微翕动,不时有湿热的气息散开。

   金木的皮肤很紧实,抚摸上去很快就有了点温度,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上了红色。

   金木的眼睛很温柔,带着有点紧张的感情时会不由自主的垂下眼睫,让人有点心痒。

 

   月山先生用手感受着这张他期盼已久的面庞,像要刻在心里一样的认真又努力。

   金木通红着一张脸紧紧的闭着眼睛,却没有丝毫退却的意思。

 

   然后月山先生用了点力,把他的夫人抱进了怀里。

   好像拥抱着一个遗失了二十一年的宝藏一样。

 

 

 

   雾岛董香小姐其实脾气不是太好,但是她的弟弟绫人君脾气更是可怕。于是这么多年带着弟弟修身养性下来,雾岛小姐不由得对自己的自制力产生了一点敬佩之意。

   所以当她踹开金木的家门,看见黏在一起的那两位的当时并没有产生揍人的冲动,不过在看清楚黏在金木身上的那位是谁之后,她把袖子好好地挽了上去。

 

   作者认为自己在写童话所以后面的内容按下不表。

   唉,我写的明明是子供向……

 

   月山先生整理好衣领隔着桌子坐在雾岛小姐的对面,虽然他对目前的状况不是很明白但是他尽力保持了气定神闲的姿态——至于为什么不明白,诶你忘了吗,月山先生,是脸盲症啊。

   月山先生瞧了瞧对方的衣着打扮,看起来不过是十几岁少女的样子。于是他颇有自信的昂起头来,打算绅士的不给这位小姐太大压力,等着金木给自己讨一个公道。

   然后他听见这位小姐说:“金木你什么时候认识的月山?”

 

 

 

   “所以月山先生是会说日语的吗?”

   “是的。”

   “所以月山先生也不是什么归国子女?”

   “是的。”

   “所以月山先生的确有病?”

   “……勉强,算是吧。”

 

   月山先生的幸福在这一天到来又在这一天失去,他给自己织就的保护壳既保护了他又伤害了他。

   月山先生有点垂头丧气,他认为自己此生都不会再找到这样合拍的人了,尤其是这样记得住的一张脸了。

   接着他感觉到了头上多出的一只手,他听见金木说:“怎么办呢,你这么可恶的一个人,还得了这样奇怪的病,恐怕只有我能照顾你了。”

   月山先生惊讶的抬起头来,正看见金木笑意满满的一双眼睛。

 

   那是他刻进记忆深处的第一双眼睛。

 

 

 

 

 

 

   月山夫人眯了眯自己的笑眼,接着说:“那么月山先生,神代小姐是谁呢?”

 

   Fin.


鬼节写个小甜饼辟邪。一鼓作气写完好累啊。

欢迎大家勾搭,我十分十分的寂寞_(:з」∠)_。

微博反犬旁_Oriolo


评论(26)
热度(142)

© 反犬与覆盆子 | Powered by LOFTER